媒体报道

首页 集团资讯> 媒体报道

2013-4-22《香港商报》:抗感伉俪推中药防治H7N9,进军本港市场

点击:
来源: 香港商报
发布时间:2013.04.22

  

伴随着H7N9禽流感扩散,病例数与日俱增,民众害怕被传染的恐惧感也在不断增加之中。不过,在“非典”时期于中国率先推出“防感汤”的高雪、曲敬来夫妇,日前在深圳接受记者专访时就表示,不论病毒怎么变异,但都是H-N这个大家族的一员,用中药的办法完全可以进行预防和治疗。若是中西药结合治疗,疗效明显强于流感特效药——达菲。而且他们手上还握有一张王牌(普济抗感颗粒)。

 

十年抗感,声名显赫

不久前公布的深圳防治H7N9临床治疗25人专家组名单中,高雪、曲敬来夫妇赫然在列,他们也是这份名单中仅有的两位中医界代表专家。如果只是他们的名字,可能你还会有点陌生,但是一说“非典”时期大显神功的“防感汤”,那可就是家喻户晓。而我们所要介绍的主角就是首创“防感汤”,并在之后十年的流感季节中,相继推出“防感汤”新配方的这对“抗感伉俪”。

2003年抗击“非典”时,高雪作为深圳市抗击“非典”专家组中唯一的中医专家,她所研制的防感汤系列处方短短一个月售出120多万例。很难想象,身处广州、香港两个重灾区之间,深圳却创造了“0死亡率、医务人员0感染、发病率低”的传奇纪录。

这种传奇可谓是一个接着一个,20065月,高雪与专家组一起,成功救治了深圳市首例重症H5N1禽流感病人。当时染病患者,体征较“非典”时的患者还要严重,但是最终他活了过来,而且没有明显的后遗症。

如果说之前的治疗,更多的是高雪出现在前台,2009年治疗猪流感期间,这对夫妻则是珠联璧合,20094月至11月,她与丈夫曲敬来一起参加了深圳市重大呼吸道传染病救治组的工作,用纯中药的办法治疗甲型H1N1流感,获得了比流感特效药达菲更好的临床疗效。

如今,这对夫妇已成为深圳官方抗击流感不可或缺的台柱子,前不久就入选深圳H7N9临床25位专家的大名单。再从民间反映来看,去年网上评选的深圳呼吸内科的前十位专家,这对用中药方法治疗的夫妇又名列其中。

不仅深圳的名声响,有的连呼研所都不能治疗的呼吸道疾病,在他们手中却有办法治疗。记者如约探访曲敬来的时候,正逢曲敬来刚给一位专程从北京赶来的中国证监会的官员看完病,曲敬来说,不少南来北往的官员、客商都会慕名专程到深圳来找他看病。而在深圳中医院,曲大夫的号永远紧张。

 

家学渊源 深得祖传

曲敬来介绍说,今年深圳中医院向市民提供的“防感汤”处方,源于治疗“火邪”的明代古方——牛蒡芩连汤。这只是高雪、曲敬来历来喜欢向古人取经的一个缩影。

之所以善于向古人取经,是因为高雪为名中医之后,高雪的父亲高仲山是黑龙江四大名中医之一,其创办了黑龙江中医药大学。再从高仲山追溯上去,1910年出生的高仲山为吉林省永吉县{今吉林市}著名中医高广德之子,高仲山的祖父高雨亭、叔父高广福均为吉林省名医,高仲山是这个中医世家的第三代传人。

高雪是高仲山的四女,毕业于黑龙江中医药大学,是高老先生手把手教出来的第四代传人,同样深得高仲山老先生教诲的曲敬来,是其看好的高徒。还有一个人,就是高雪的三哥高文彬,他是深圳市第二中医院创始人之一。1991年,高雪随夫曲敬来调往深圳中医院,与三哥高文彬、曲敬来共同潜心研究父亲的临床经验。正是这种研究,才有后来的厚积薄发,在全国首创“防感汤,在全国首个用中药的方法治疗猪流感。

高仲山先生行医的特点被总结为——“据家学,参西法,秉师传”,这种风格在曲敬来、高雪夫妇身上得到很好传承,如今他们的儿媳妇也从医,让我们看到薪火相传的星星之火。

出生在这样一个中医世家,加之后天的勤奋,曲敬来与高雪夫妇早早就奠定了事业的基础,早在“防感汤”之前,他俩作为双黄连口服液三名研发者团队核心成员,促成这种新药上市,如今双黄连口服液已风靡大江南北。

 

千年古方 再造神奇

高雪以2009年猪流感治疗期间被广泛使用的普济消毒饮为例说,它实际上是源自《东医宝鉴校释》中的一个治瘟疫的奇方,在高雪祖辈行医过程中已被大量使用,并有了不少新的体会。他们正是根据此方,并结合祖传治流感的秘方,煎制出了普济消毒饮,2009年被大量应用于猪流感的临床治疗中。当时,在高雪的建议下将病患分为三组,运用纯中药、西医、中西医结合三种办法来治疗,从治疗结果来看,普济与达菲几乎打了个平手,有些方面普济还胜出。

在疗效相当的情况下,纯中药方法受到称道,最突出的地方是中药副作用小。高雪说,当年在“非典”治疗中,内地不少医院滥用激素,但是在深圳他们用激素相当慎重,相应来说也没留下什么后遗症,这在全国都是有目共睹的。

 

中药优势:集团军作战

高雪介绍,普济消毒饮从她祖辈就开始进行临床应用,至今经过了百年锤炼,在这个过程中,他们不断对处方进行完善,特别是结合近年来临床发现,在处方的选材上更有针对性,因此疗效明显。

普济优于达菲的另一点就是,流感对它几乎没有抗药性。从临床观察来看,达菲在近年来治疗流感过程中,已经产生了一定的耐药性。而中药千年古方之所以能长久不衰,高雪比喻说,如果将达菲比作单兵作战能力强的特种部队,那么以普济为代表是中药则是集团军作战,制药所表现的患病症状符合其中一项,就能发挥功效。而正是这种集团军作战的优势,尽管是经过了几代人的传承,但是中医药方子依然好用。

 

结缘金活 香江普济

正是2009年用中药的方法成功治愈猪流感,曲敬来、高雪夫妇名声大振,这引起了一个人的格外关注,他就是香港上市公司——金活医药集团董事长赵利生。正好在一次会议上,他遇到了快人快语的曲敬来,当时,赵利生就提出,希望将普济消毒饮产业化,以造福更多民众。

尽管2009年深圳中医院免费发放“防感汤”制剂24万人次,已造福了一方百姓,但是高雪表示,个人、专家的力量还是太有限,而且中医药的推广也急需企业的支持,因此,双方一拍即合,马上就投入到普济抗感颗粒的研发中,其原型就是名噪一时的普济消毒饮。

由于是千年古方,又经历过高雪及祖辈几代人的临床运用,普济抗感颗粒处方已经日臻成熟、成型。因此没过多久,2011429日,金活医药集团香港药厂就以“普济抗感颗粒”向香港政府卫生署申请中成药注册。

如今两年快过去了,注册还没拿到批件。曲敬来、高雪夫妇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,现在是流感多发季节,市面上急需较为成熟的抗流感中成药,为此,他们特别呼吁,香港有关方面能急民生之所急,加快注册审批进程,让普济抗感颗粒早日在香港面世,让更多人分享到在深圳已得到上千次临床验证的“神药”。

赵利生也表示,通常情况下,香港中成药的注册会在两年时间内获批,若照此来推算,普济面世不会太遥远。从有关统计来看,金活也是近几年进口中成药量最大的经销商,赵利生表示,金活进口的几乎都是中成药。可能正是这样的情结,他们投入大量人力、物力、财力到普济抗感颗粒的研发,他也相当看好普济抗感颗粒的市场前景。